零点看书

零点看书H小说 > 用大肉棒在民国横着走 > 【用大肉棒在民国横着走】(7)

【用大肉棒在民国横着走】(7)

热门推荐:
作者:熊熊我啊最喜欢桉树叶了呢
2023/11/24

  第七章 再次射爆风骚淫荡小尼姑,难以控制的兽欲半夜睡奸沉眠的嫂子

  我看着如意媚眼如丝地望着我,嘴角勾起一抹妩媚的笑。她的手指轻轻划过 我的胸膛,撩拨得我浑身燥热。

  「小施主,如意姐姐我可是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小施主呢~」如意凑近我,香 气萦绕鼻端。

  「姐姐到底是在想我还是在想我的大肉棒呢?」

  如意忍不住抚摸着我的胯下。舔了舔嘴角,这副魅惑的模样令我的欲望瞬间 膨胀起来。

  我搂过如意纤细柔软的腰肢,直接吻上她香甜的唇。如意起初还有些吃惊, 但很快就主动伸出小舌回应我热情的深吻。

  我的手不规矩地探入她的衣襟,揉弄起胸前两团柔软。「唔…小施主…你好 坏呀…」如意在唇舌纠缠的间隙娇喘道。

  我一个翻身将如意压在身下,伸手推高她的袈裟,露出雪白嫩滑的肌肤。我 在她娇嫩的脖颈、锁骨一路舔吻下去,很快就吸吮上如意硬挺的红缨。

  「啊…那里好敏感…」如意娇吟着,玉手无力地抓着我的手臂。我用舌尖抵 着她的乳尖挑逗,另一只手也覆上另一边揉弄。如意的喘息声逐渐急促,我知道 她的身体已经为我完全准备好了。

  我顺着如意的腰线一路向下,将手探入她腿间。那里早已一片湿滑黏腻,显 然也在渴望我的到来。我的手指毫不费力就插进了那朵甜蜜的花苞,如意娇吟一 声,花径猛地夹紧。

  「小施主的手指…好厉害…如意要受不住了…呜呜…」如意娇喘吁吁,我的 手指在她体内不断搅弄戳刺,很快就找到了最脆弱的一点。

  我若有似无地碾磨过那处敏感凸起,如意顿时一个激灵,花径剧烈收缩。「 不要…那里最敏感…会高潮的…」 如意喘息着哀求,但身体已经本能地迎合上 来。

  如意熟练的脱下我的裤子,粗壮的肉刃弹了出来摆在如意的面前。

  如意媚笑着凑到我胯下,用小手轻轻抚弄我那粗长滚烫的肉刃。她轻轻吹了 口气,我只觉得一个电流直冲头皮。

  「又这么大了…如意又要受不住咯…」她咬着红唇娇声说道,伸出小舌在肉 刃顶端舔了一下。

  如意凑上前去鼻尖触碰着发烫的肉刃。

  「啊,气味好重啊,如意好喜欢。」

  她张开小嘴将我粗壮滚烫的肉棒含入口中,灵活的小舌在柱身上不住打转。 如意的口活似乎比我想象中还要高超,她变换角度吞吐肉棒,时不时用力吸吮顶 端的小口。

  「如意姐姐,啊啊,好棒,这种感觉,啊啊....还有没过呢。」我忍不 住赞叹道。如意得意地笑了笑,继续卖力吞吐著我的巨物。我看到她的小嘴被撑 得满满的,口水不断从嘴角流下。

  如意一边吞吐,一边用手轻轻抚弄囊袋。我感到一股强烈的酥麻快感直冲头 顶,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在极大地撩拨我的欲火。

  「不行了…我要到了…」我扶着她的头猛烈而又快速抽送了几十下,然后闷 哼一声,浓稠的白浊直冲如意柔嫩的喉头。如意慌忙吞咽,还是有些溢出,从她 红润的嘴角流下。

  「小施主今天好快哦,我们才刚开始呢。」如意笑吟吟地用手指抹去嘴角的 精华送入口中。「不过没关系,等会儿还有得是时间让你尽情享用姐姐。」

  如意起身在我身边躺下,一只手攀上我的脖颈,柔声说道:「小施主,现在 该你伺候姐姐了。」说完,她便搂住我的头将粉嫩的乳房往我嘴边送。

  我情不自禁地吸吮起她硬挺的红缨,引得如意娇吟不止。「嗯…小施主的嘴 也好会吸…姐姐下面也好痒呢…」如意的声音已带上了几分渴望的味道。

  我的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探下去,很快就滑入两腿之间那处温暖湿润。如意 娇喘一声,花径猛地一缩,紧紧咬住我的手指不放。我在她体内缓慢抽送着,很 快就找到了那处敏感的凸起。

  我用指腹轻轻按压那个点,如意果然敏感地叫出了声,花径也不住收缩。「 啊…那里都说不可以…你个小流氓…」如意羞恼地打了我一下,身体却诚实地扭 动起来。

  我继续挑逗她身体里最敏感脆弱的一点,如意很快就娇吟着达到了高潮。「 不要…好舒服…又要去了…」她仰起头,花径痉挛不止。

  看着如意高潮时迷乱的表情,我只感到下身再次胀痛。我只觉得浑身血液都 在沸腾,一把将如意按倒在床上,分开她雪白的长腿就要进入。

  「啊...轻点...那里...」如意娇吟一声,花径紧紧夹住我的巨物 。我感到她里面又热又紧,夹得我头皮发麻。

  「放松...如意里面好舒服...我动了...」我轻声安抚,开始缓缓 在她体内抽送起来。

  「嗯...好胀...明明刚刚射过,怎么又这么大...」如意仰起头娇 喘,穴道正在逐渐适应我的尺寸。

  我托着如意柔软的翘臀,慢慢加快速度在她体内冲刺。

  「啊,顶到了...那里...顶到花心了.啊啊.啊.」如意已经完全为 我打开,口中吐出动人呻吟。

  我开始大开大合地挺动,每一次都重重碾过花心最敏感脆弱的一点。如意很 快就娇喘连连,花径深处涌出一波波爱液。

  「不行...要到了...不要,如意又要高潮了啊......」如意失 神地叫着,花径剧烈收缩起来。

  我知道她已近临界点,这时我突然停了下来.

  我看着如意眼中欲求不满的神色,微张的红唇轻轻喘着气,娇媚的面容此时 看上去充满了淫靡的气息,她妩媚的眼波时不时望向我胯下高高耸立的巨物,似 乎期盼着它能再次进入自己的身体。

  如意的双手游移到胸前,轻轻揉弄着那两团雪白的香肉,试图缓解体内翻滚 的邪火。嘴里吐出的热气扑在我的脸上,我只觉得下身又胀大了几分。水汪汪的 眼中盛满了渴望,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张,不断吐出热烈的气息。

  「小施主…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姐姐…快给我嘛…」如意娇喘着,双手无力 地抓着我的手臂。

  我看着如意那妖媚动人的脸庞,她水汪汪的眼波似乎要将我吸进去,小舌无 意识地舔过红润的嘴唇,娇喘吁吁地望着我。

  「小施主…不要再逗我了…快给我嘛…」她扭动着柔软的腰肢,花径早已一 片湿濡。

  我故意停下动作,肉刃只在入口处研磨,不进去也不退出。如意受不了地呻 吟道:「小施主是坏人…明明知道姐姐想要你…还逗我玩…」

  「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我撩拨地在她耳边低语。

  「想要…想要小施主的大肉棒…插进来…」如意羞涩难当,声音很轻。红着 脸小声说。

  「大点声,我没听清。」我坏笑着追问。

  「想要你的肉棒…狠狠操我…快给我嘛…」如意娇喘着,主动抬起腰身。

  「小施主…求你了…给我嘛…」声音已带上了些许哀求的意味。

  我坏心地伸手按压她胸前硬挺的红豆,引来如意一声轻呼。「想要就自己来 取吧。」我笑着在她耳边低语。

  如意娇羞地照做了,她跨坐到我身上,一手扶着我硬热的肉刃慢慢坐了下去 。「呜…好硬…好烫…」如意仰起头喘息,花径紧紧咬住我的巨物。

  「唔…好舒服…就是这里…」如意闭着眼娇吟,已经完全沉浸在当中。

  我按住如意柔软的腰肢狠狠向上挺动,她的呻吟声也随之变得高亢。「要到 了…请给我…呜呜…」如意双手撑在我胸膛,上下运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我知道她已临近高潮,猛地一个翻身将如意压在身下。如意娇喘一声,两条 长腿缠住我的腰。我开始猛烈地撞击她的花心。

  「啊…终于…好舒服…」如意发出满足的娇吟,紧紧抱住我的脖颈。

  我开始大开大合地撞击,「啊!那里…最舒服了…呜呜…用力插我…」如意 已全然迷失在欲海之中。

  如意的花径越收越紧,知道如意已临近高潮。我加快速度猛力冲刺,终于在 十几下后,如意尖叫着达到了巅峰。

  「要…要到了…啊啊!」如意娇吟声越来越高亢,花径剧烈痉挛着。

  「啊…好深…那里不可以那么用力……」 如意娇吟着,但身体已经热情地 迎合上来。

  我一边大开大合地顶弄,一边揉捏她硬挺的乳尖。

  「呜……要坏了……如意,要坏掉了,啊啊啊,唔!!!」如意仰起头娇吟 ,双手无力地抓着我的手臂。

  我却丝毫不为所动,按住如意的腰狠狠操弄。交合处传来「噗嗤噗嗤」的水 声。

  我双手牢牢按住如意纤细的腰肢,下身快速而用力地在她体内抽送。巨大的 快感如电流般贯穿我的全身,我的额头隐隐冒出汗珠。

  「啊…好大力…受不了了…要坏掉了……」如意娇吟吁吁。

  我置若罔闻,只想尽情发泄这股热流。粗硬的肉刃次次都重重撞在如意的深 处,发出「噗嗤噗嗤」的水声。

  「还要…用力插我…那里最舒服…」如意口中胡乱呻吟着。

  我的双手紧紧握住如意柔韧的腰肢,像是在对她施加我的控制和征服。下身 依旧保持着猛烈而有力的频率,每一下都直插花心最敏感脆弱的一点。

  如意的娇吟声不断传来,我看到她美目微闭,双颊绯红,口中吐出动人的呻 吟。一切都在刺激我的欲望,让我的动作更加粗暴而直接。

  「啊…好深…轻点…」如意娇喘吁吁。

  我的肌肉因为用力而绷紧,汗水从额头滑落,我的喘息也越来越粗重。巨大 的快感如洪水般袭来,我知道自己已近高潮。

  「不要…真的不行了…呜呜…」如意兴奋到了极点哭喊起来。

  我最后疯狂冲刺了几十下,然后仰起头,发出低吼。龟头死死抵在如意的花 心上,滚烫的精华尽数喷薄而出,射向如意的深处灌满了如意的身体。

  「进来了,进来了,!!!好烫,小施主的精液,啊啊啊,好烫!!呃呃呃 !!」

  我看着如意那迷醉的脸庞,她双眼翻白,小舌无意识地吐露出来,晶莹的口 水不断从嘴角流下。她修长的美腿被我架起压在身侧,湿润的肉瓣无法闭合,我 刚射入的精华混合著爱液正从她穴中流出。

  如意的胴体已染上了情欲的色彩,雪白的肌肤上布满我留下的红痕。

  我伸出手指撑开如意肿胀的肉瓣,粉红的软肉无力地裹住我,穴口还在不断 翕张。我用手指在里面搅弄,穴肉猛然绞紧我的手指。「不…那里…受不了了… …」她口齿不清地呢喃。

  我继续挑逗那脆弱的一点,如意很快就颤抖着再次达到高潮,穴中涌出更多 淫液。她失神的双眼翻着白,小嘴半张,娇媚的脸上满是高潮过后的红晕。

  「如意里面好会吸,虽然你已经去了好几次了,但这里明明还很饥渴呢。」 我在她耳边低语,手指不断在花径里抠挖搅弄。

  「不要…混蛋…已经受不了了……」如意虚弱地呻吟着,但花穴还在本能地 吮吸我的手指,似乎不想让它离开。

  「小施主…你别欺负我了…呜呜……」

  「如意这里明明还在流水,看来是还想要啊。」我在她耳边低语,手指不断 在花径里挑逗顶弄。

  「不是…已经不行了…请让我歇一歇吧…」如意带着哭腔哀求。

  我欣赏着如意这副高潮过后任人宰割的模样,她失神迷乱的面容看上去格外 淫靡。无力地躺在床上,口中胡乱吐出呻吟,浑身微微痉挛,就像一具任人处置 的娃娃。

  「小施主,你讨厌啦,每次都把人家搞的乱七八糟才算玩,讨厌死了。」

  「谁让如意姐姐下面那么舒服啊,要不是如意姐姐不行了,弟弟我可还想要 呢。。。」

  「唔,不行了,小尼姑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去见佛祖了。」

  我整理好衣衫,我笑吟吟地说,「你可要好好养身体,我很快就会再来看你 的。到时候可不要再说不行了哦?」

  如意听后浑身一颤,眼中透露着彷徨与期待,真的是不怕我不来又怕我乱来 。

  然后娇羞地点点头,把头埋进我怀里。我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亲吻她香甜 的红唇。

  我轻轻拍了一下她挺翘的臀部:「。很快我们就能再度云雨缠绵,到时我会 让你欲仙欲死的。」

  如意娇嗔地瞪我一眼,脸上飞起一抹红晕。我低头在她唇上重重一吻,然后 整理好衣物,离开了禅房。

  我内心的欲火得到了些许的释放,最起码脑子里可以想起除了做爱的其他事 情了,可回家的路上当我想起嫂子美妙的胴体我的下身不由得又胀痛起来。我不 由得感叹这幅身体性欲之强烈。

  回到家后,我发现父亲正在认真地整理着他的行李,这一幕让我感到有些意 外。虽然我知道父亲偶尔会外出经商,但这次似乎有些不同。我上前询问他,他 告诉我说他准备再次外出经商,这次的计划似乎更为长远。

  我不禁回想起父亲回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一直都在家中陪伴我们,处理 家庭事务。现在,他突然准备外出,这让我感到好奇和一丝期待。

  我忍不住好奇地问:「父亲,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吗?我也想学经商,亲自体 验一下生意的世界。」

  父亲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我,他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欣慰:「儿子,你还很 年轻,等过两年,父亲一定会带你一起出去。这两年,你要在家好好陪伴你母亲 ,好好学习,这对你未来的成长会很有帮助。」

  听到父亲的话,我十分的惊讶。父亲可从来没有说过这么正经的话。

  「咳咳,额,父亲,母亲不在家的。。。」

  「诶呀!你不再说,我告诉你啊,儿啊,你爸受不了啊,中年夫妻亲一口啊 噩梦能做好几宿啊,这几天啊你妈天天缠着我啊。诶呀,诶呀,我都快看见我太 奶了。」

  「而且爸爸那几个单子是快到了,该出门喽~在家好好照顾你妈啊。好日子 ~我来喽~」

  我你脸上露出了奸诈的表情。

  「额嗯,咳咳。」

  我伸出一直手在父亲的面前比划了起来。

  「干嘛?儿啊?咋了,不舒服啊?」

  「爸啊,刚才说的话我可都听见了,你也不想母亲她听见吧。」

  「诶呀!好小子学会威胁你爸了啊?好好好,你爹认倒霉!」父亲掏出几块 银元塞到我的手里。「行了吧?」我掂量掂量手里的银元摇了摇头。

  「爸,你这几句话可不止这点钱啊!」

  「你小子胃口还不小啊,你妈看的紧,就这点了。」我努嘴指了指父亲的鞋 子。父亲皱了皱眉头,弯腰从鞋子里抽出一张臭气熏天的存款单。

  「这你都知道,下次你爹可啥都不跟你说了。」我捏着鼻子接过了存单,看 了看面额点了点头。

  「省着点,你爹我攒了好久呢!」说完父亲看似垂头丧气的坐上了马车立即 又换上激动的笑容离开了。

  刚送走了父亲哥哥又急匆匆的从屋里赶了出来,

  「弟弟,妈就交给你了,哥哥有紧急公务,十万火急。这几天哥哥就不回来 了!」

  说完坐上了早已等待好的马车,可哪里有什么十万火急的公务,车里分明是 哥哥那小脚情妇在等着他。没等帘子落下哥哥已经迫不及待的和那妇人啃到一块 了还一边吩咐车夫赶快赶车离开。车夫都有些看不下去,挑上了帘子赶着车离开 了。

  直到天色渐晚嫂子才搀扶着小脚的母亲从外面回来,手里拎着几幅中药。

  「若兰啊,这次这个老郎中可灵了,吃过他药的人一准能怀上。」

  「嗯,谢谢妈,若兰一定按时吃药。」

  「母亲,嫂子,你们回来啦。晚饭好了快坐下来吃吧。」

  「你父亲和你哥哥呢?他们怎么没出来吃饭?」我一脸疑惑的看着母亲的发 问。

  「父亲出去做生意了啊,哥哥说有公务急匆匆的走了,怎么他们没和你说嘛 ?」

  母亲的脸阴沉了下来,

  「他们就是商量好的!这两个混蛋!」

  嫂子的眼中不停的有泪珠在打转,她强忍住泪水,手掩着面,快步转身跑回 了自己的房间。母亲艰难的追了上去,不一会听到了嫂子屋中传来的哭泣。和母 亲的安慰声。过了不久母亲从嫂子的屋里出来。手指放在嘴唇上冲着我比划了一 个嘘的手势。

  「你嫂子睡着了,别去打扰她了。」

  我点头示意,回到屋里静静的一个人躺在床上。直到深夜我仍难以入眠。蹑 手捏脚的来到嫂子的屋前。

  我轻手轻脚地推开嫂子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她娇小柔软的身子蜷缩在床上 。月光下,我看到她的面颊还留有未干的泪痕,身影看起来脆弱而哀伤。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脱掉鞋子爬上床躺在嫂子身边。我伸出手轻轻抚上 她如瀑的长发,嫂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存在。

  嫂子眼眶有些红肿,看样子是哭了很久,靠进我的怀里。我搂着她,轻声安 抚她受伤的心。许久,嫂子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呼吸也变得绵长悠远。

  嫂子轻轻靠在我怀里,温香软玉的身子和我紧密相贴。我搂紧了她的腰肢。 嫂子露出浅浅的微笑,像个婴儿一样在我怀中舒服地蹭了蹭,很快睡的更加深沉 了。我侧躺着,一手环抱着嫂子娇嫩的身子,感受着她酥软香甜的体香萦绕鼻端 。

  月色静谧,嫂子轻轻的呼吸声在我耳边环绕。我轻吻她柔顺的长发,汲取她 身上的芬芳。嫂子似乎感受到我的亲昵,在梦中也往我怀中靠得更近。

  我的手不禁游移到她腰间,嫂子娇躯一颤,睫毛轻轻颤动。我的手指划过她 平坦的小腹,感受着丝绸般光滑细腻的肌肤。嫂子在梦中无意识地呢喃,声音软 糯动人。

  我的手指不再满足于触碰到的肌肤,悄悄地探入了嫂子的亵裤,感受到了一 片湿热黏腻。嫂子微微扭动着身子,花径不知是本能还是欲求,已经开始轻轻吸 附我的手指。

  我的呼吸渐渐粗重,下身也硬得发痛。我缓缓抽出手指,但又不忍打扰嫂子 的睡眠。我轻柔的解开嫂子的衣衫。两只玉兔弹了出来在我眼前晃动。

  我看着嫂子雪白柔软的酥乳在我眼前晃动,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弄。她的 乳肉又软又滑,手感极佳。我用手指捏弄她胸前两点红缨,时轻时重,引得嫂子 娇躯一阵颤栗。

  「嗯……」嫂子口中溢出轻哼,下身也不自觉地扭动起来。我知道她的身体 在本能地起反应。

  我揉捏着嫂子雪白柔软的乳房,在她耳边低语:「嫂子,你的这里真美,抚 摸起来手感极佳。」

  嫂子轻哼一声,不自觉地挺起胸膛,将酥乳往我手中送。我掐弄着她硬挺的 红缨,引来更多娇喘。

  我将嫂子丰满的酥乳挤在一起,用滚烫的肉棒在她雪白柔软的乳沟间摩擦。 「嗯…好烫…」嫂子迷迷糊糊地呢喃。

  我用手揉捏着她丰满的乳肉,将两团香软紧紧包裹住自己的肉棒,上下套弄 起来。

  「啊~不要…嗯啊…」嫂子仰起头轻哼,娇躯扭动得更厉害。我看着她迷离 的神情和胸前晃动的玉乳,只感到下身更硬几分。

  「嫂子的这里真舒服,把我夹得这么紧…」我低喘着,在她酥软的乳肉间快 速进出。每一次都重重摩擦过敏感的乳尖。

  「不要…那里好奇怪…啊~」嫂子娇喘连连,两腿已经不自主地交缠在一起 。

  我揉捏着嫂子柔软的酥肉,加快在她酥乳间抽送的速度。过了一会儿,一阵 酥麻快感袭上头顶,我闷哼一声,眼前一片空白,浓稠的热液喷薄而出,溅在了 嫂子雪白的酥乳和脖颈上…

  我看着嫂子的酥乳上星星点点溅满了我射出的白浊,她迷离的眼神和微张的 红唇都透着一股子情欲的气息。我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在刚才的爱抚下完全燃起了 情火,不断有爱液从她的花穴深处渗出。

  我搂过嫂子娇软的身子,手指直接探入两腿之间那一片湿热。「啊…不要… 那里不可以碰…嗯~~」嫂子娇吟一声,花径猛地绞紧我的手指。我轻轻抽送着 手指,很快就找到了最脆弱敏感的一点。

  「不…那里最敏感…会受不了的…」嫂子无力地想阻止我的动作,但是身体 已经本能地扭动起来。我坏心眼地用指腹不断挑逗那一点,很快就把嫂子逼上了 高潮。

  「啊…好舒服…要到了…啊~~~」嫂子娇喘越来越急促,花径剧烈收缩起 来。我感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薄而出,打湿了我的手指。

  高潮过后,嫂子瘫软在我怀里喘息,双眸还氤氲着水雾。我抱起她的腿弯, 让她双腿大张,早已再度勃起的肉刃对准了那朵娇艳欲滴的花穴。

  「不要…那里还没准备好…会坏的…」嫂子有气无力地拒绝,但我已经慢慢 挺身插入,感受到穴肉立刻热情地裹缠上来。我开始大力律动,每一下都重重碾 过敏感点,嫂子很快就再次娇吟不止。

  我看着嫂子娇媚动人的脸庞,她还沉浸在睡梦之中,双眼微阖,长睫轻颤。 我的肉棒已经深埋在她体内,感受着层层嫩肉的吸附按摩。

  嫂子无意识地扭动着腰肢,口中溢出轻轻的呻吟:「嗯…好舒服…要再深一 些…」

  「嗯…好大…要被顶坏了…」嫂子口中溢出梦呓,但她的身体已经本能地迎 合起我的律动。我慢慢抽送着,享受着她甬道的紧致感。

  「嫂子里面好舒服,我喜欢。」我在她耳边轻声说,下身的动作也渐渐用力 。嫂子娇喘不止,双手无意识地抓紧了我环在她腰间的手臂。

  我托着嫂子柔软的臀部,开始大开大合地顶弄。「啊…轻点…那里好深…」 嫂子甜腻的呻吟从梦中传来,这更加刺激了我的欲火。

  我用力一挺身,整根阳物直插花心。「唔…要坏了…你轻点…」嫂子无力地 哀求,穴肉却死死咬住我不放。

  我听出她正在梦中与我云雨,不禁加快了抽送的频率。每一次都重重撞在花 心上,引出嫂子更多娇吟。

  「那里…好棒…还要…」嫂子失神地呢喃,双手无意识地拉扯着身下的床单 。

  我看着她初绽的娇容上透着动人的红晕,只感觉浑身血脉偾张。下身的动作 也越发用力。

  「呜…好深…轻一点…」嫂子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花径深处泌出一波波爱 液。

  我抱住嫂子柔韧的腰肢,下身猛力抽送。「舒服吗?告诉我,嫂子。」我低 喘道。

  「舒服…要到了…嗯啊…」嫂子在梦中回应我。

  最后我大力冲刺数十下,和嫂子同时达到了高潮。我感受着花径激烈的收缩 ,低吼一声,将灼热的精华全数灌入嫂子体内。嫂子也在睡梦中呻吟着颤抖不已 ,似乎也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情事高潮。

  我抱紧怀中嫂子香软的身子,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我们就这样相拥而眠 ,直到第二天阳光洒进窗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窗户,我睁开眼睛,看到嫂 子还躺在我怀中熟睡。她的长发散乱,嘴角似乎还残留一抹红晕。嫂子迷迷糊糊 中发现自己正躺在我的怀里,她没有错愕没有惊慌,反而将头深深的埋进了我的 怀里。

  我看着嫂子娇媚迷人的脸庞轻轻靠在我怀里,感受着她丰满柔软的酥乳紧贴 着我的胸膛。嫂子还沉浸在方才的激情中,一双水汪汪的美眸轻轻睁开,望着我 的样子无比娇媚。

  「嫂子,你醒了。」我轻声说道,手指轻抚她如瀑的秀发。

  嫂子红着脸点点头,却没有说话。她的小手攀上我的脖颈,微微仰起头在我 唇上深深地吻了一下,香甜的气息瞬间包裹住我。

  我情不自禁搂紧嫂子柔软的腰肢,加深了这个吻。很快,我们的唇舌再次纠 缠在一起,彼此汲取着对方口中香甜的津液。

  「嫂子今晚投怀送抱,是真的很想我吗?」分开后,我笑吟吟地问她。

  「你这个人真讨厌,明明是你半夜摸到我床上来的。」嫂子娇嗔道,声音却 很是娇柔。

  我笑着拍了一下她弹性十足的翘臀:「我可控制不住自己啊,每晚都梦见嫂 子香汗淋漓的娇媚模样,实在忍不住就过来找你了。」

  「你…除了胡说八道还会什么?」嫂子羞得满脸通红,轻轻打了我一下却没 有真的生气。

  我搂着嫂子又躺回床上,感受着两具赤裸的身体亲密相依。「嫂子,夫妻之 实,何须多言?你我都心知肚明。」我在她耳边柔声低语。

  嫂子静静地躺在我怀中,没有言语。过了好一会儿,她忽然翻身压住我,俯 下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那就由你来疼爱我,别辜负了我的真心,你这个小混蛋 。」

  说罢,她的小手已经握住了我下身再度抬头的欲望。我看着嫂子眼中透着的 期许,将她深深拥入怀中。
热门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