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零点看书H小说 > 寻狐 > 【寻狐】(第七十七章)母子 后宫 年上 无雷

【寻狐】(第七十七章)母子 后宫 年上 无雷

热门推荐:
作者:真假小丑
2023/10/29

 作者的话:最近有点偷懒,要是看到错别字,或者语序不通,要懂得理解万
岁!!!!!(今天有水一章,开心)哈哈哈哈哈

              第七十七章 秘境

  当湖憩宗的人都到达离梦山脉后,维持了许久的禁制阵法终于被打开,取而
代之的是大片大片的黄沙弥漫。

  原本还吵吵闹闹的人群也都没有了声音,从高处俯瞰下去,居然没有一人敢
直接进入,直到各宗门手段强横之人施展护体灵光冲了进去,才有人群陆陆续续
进去。

  狐飘飘已经从之前的情动中走出,英气的面庞有着化不开的愁容,抱了抱身
旁的胡影皱着眉毛说道。

  「虽然有些心里准备了,这次秘境居然还是不允许元婴以上的修为进入,刚
刚我试了一下强行进入,但是可能会引起阵法反噬,所以……」

  「飘飘姐可不像之前的那般洒脱哦!」

  忍不住抚摸着对方细腻的脸颊,看着这个满眼都是自己的女子,他也有些不
舍,还是继续安慰道「师尊此次已经给予了几件法宝了,应该足够我在秘境中横
行霸道了。」

  「我本想把你塞入一个高强一点的门主手中,却没有我相熟的人,别人手中
弟子已经满了,早知如此,我就不缠着你了。

  「飘飘姐这是在说什么话,若是一直在大树下,幼苗是得不到成长的,况且
那苗丽门主也没有那么不堪!至于之前,我一直都很喜欢和飘飘姐待在一起。」

  狐飘飘还是放心不下,储物袋一亮一支小小的令牌飞出,颇为精致华贵。

  「这是挪移令,可让人有一次随机传送的机会,若是到了危急关头注入灵力
即可,以你现在筑基中期的水平应该勉强能用。」

  「如此珍重的东西,我更希望我爱的人可以在危险的时候逃脱。」

  这符箓他也知道,因为制作技法失传导致现在这东西都是用一枚,少一枚,
眼下狐飘飘将此物拿出,便是想让他在危急的关头自保。

  「我胡影,在修炼上从来没有过退缩,遇到困境想的是去解决而不是一味的
逃避,那并不能解决什么。」

  「可是!我担心你……」

  「我会好好地回来的,放心。」

  狐飘飘没有在继续说话,人的修为是可以后天修炼得到的,但是先天的心性
却是无法后天塑造的。对此她也释然了,她不可能一辈子帮她裆下所有困难。

  「那你切记要跟紧那苗丽,若是过于危险的地方,能不去就不去我这元婴的
身家还是有的,若不是修练少不了这些磨砺,姐姐真想将你用绳子拴在腰间…
…」

  越说越动情,胡影忍不住踮起脚吻了一下狐飘飘的额头,这才转身离去飞往
苗丽等待他的地方,他不知道的是,在胡影飞出的一瞬间那一道挪移令就已经贴
在了他的后腰处,然后消失不见。

  倚靠在窗户前,望着离去的背影她充满了思念,嘴里还是忍不住笑道「呵呵,
小家伙,在姐姐面前装什么嘛,嘻嘻,不过刚刚他掷地有声的样子,还真是让人
迷醉,呀!」

  狐飘飘有些惊讶,双腿下意识的合并,小手轻轻的抚摸小腹,似乎之前的温
度还留存于其中。

  「有点想歪了,居然没有夹住……感觉好像滑了几滴出来??」

  ……

  等了许久的苗丽,以及身边的两个女弟子都有些不满意,一个劲的对着苗丽
发着闹骚。

  「门主为何还不走啊!」

  左边的黄衣女子看了看自己宗门的飞船,又无奈的看着苗丽。

  「对啊,门主,要不我们先走了吧,不然这次好东西都被别人夺取了怎么办??」

  其实苗丽也很无奈,今天早上莫名其妙收到长老师叔的通知,要让自己带个
人本来还有些高兴,但是看此人到现在还没有来,心中已经是多了三分怨念的,
再怎么说她也是个结丹修士,被人就这样撂在一旁,属实让人不快。

  「再等片刻,若是还不来我们即刻出发。」

  其实她也不想这样,属实是委托人的情面太大,她也不能拒绝。

  说出这句话没有多久,风声袭来已经是胡影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只见他行了
一礼后。

  「略有来迟,请门主勿怪!」

  苗丽身形飘动,飞向远方后才撂下一句,「莫要迟疑了,速速跟上,再不出
发可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胡影也知会自己耽误了时间,不在多言语跟上了对方,随即他感受到结丹级
别的护罩将他们护住,这才没入黄沙,消失不见。

  ……

  直到所有人都进去的差不多了,两道遁光浮现出两个人影,正是唤星阁的修
士,身穿蓝袍的彭文和穿着青袍衣服的皮章,他们的衣服上都带有星辰的纹路。

  「三弟,想不到我们俩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他们都已经进去了。」

  「对啊,那我们也进去吧。」

  这两人正是那日镰与派来给唤星阁的援手,两人顾不得回复灵力,再次化为
一道遁光飞向了黄沙中,不多时两人出现在离梦山的一处山脚。

  「三弟这的黄沙居然有让人强制传送的功能,辛亏你及时拉住我,否则说不
定我们两个就会被分开了,到时候行动也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害,二哥哪里话,我们当初一起结拜,为的就是共进仙道,你这话太生疏
了。」

  说完还不经意的拍了拍二哥的肩膀,然后开始打量此处的风景。

  「不过三弟,你什么时候修炼的功法能将手脚凭空延长,而且看上去不似人
族的功法啊?

  彭文一番话说完,皮章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依旧在看眼前的风景,直到彭文
走上前来问他,他才笑呵呵的开口道。

  「二哥怎么还不相信我,我只是近日偶得一门功法罢了,不用在意,嗯,你
觉得此地风景是否还不错,比唤星阁如何??」

  「到有些雅致,不过这都是建立在灵气充沛的情况下,眼下却没有那些个兴
致去看。」

  彭文还有些奇怪,一向只知道修炼的三弟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正当他想继
续问他一二,毫无征兆的、而且没有一丝灵力波动,他清楚的看见对方的手臂变
成刚刚在黄沙中拉住他样子,只不过现在不一样的是,那手臂居然变成了镰刀的
摸样。

  「你!」

  面对要迎面而来的斩击,他猝不及防下堪堪躲过,但腰间也被划出出一道巨
大的伤口,血液也像是泄露的堤坝一般,汹涌而出,彭文退后几十步然后惊讶的
看着这个结拜三弟,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怒声道「你身为一个人族居然去和虫族勾结!你知不知道这是大罪!咳咳!」

  腰部的伤口已经在变黑了,看来刚刚那一下还有毒,彭文心中更是一阵颤抖,
下意识想用言语来拖延。

  「大罪?二哥,你怎么知道得到这巨大的力量我不会开心呢?你要知道这力
量有多么强大,你就不会如此了,结丹初期的我居然可以把你这结丹中期重伤于
此,哈哈哈哈哈哈!」

  皮章肆无忌惮的笑声似乎在证明自己的决策是对的。

  「一定是虫族的设下的计谋对不对?,三弟!三弟!现在你还可以回头的!
相信二哥!」

  说完还用充满了希望的眼光看着对方,仿佛在看对方昔日的三弟,只不过很
遗憾他并没有从眼前这个癫狂的三弟身上看到早年的样子。

  「嘻嘻,二哥!你真的以为是计谋么?我告诉你!是我自愿被虫族吞噬!成
为他们的容器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彭文已经是面若白纸,正当他想壮士断腕使用秘法逃生的时候,原本流畅的
灵力却停滞不前了,他顿时目光惊骇的看着对方。

  他的眼中顿时出现一个个不断挥舞镰刀,满脸狞笑的人,像是自己的三弟却
又不是,那绝对是自己见过最恐怖的身法,自己三弟的人皮似乎在一片片掉落,
几个身影的闪动,他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闪动了一下,自己的视线就变得天翻地转,
然后变成一片红色。

  充满了尖刺和倒钩的面庞,还有那尖厉的笑声那是彭文见到的最后一抹光景
了,视野慢慢变黑他终将是带着疑问和不甘逝去了。

  皮章甩了甩手上的血液,现在的他即是人族皮章也是血腥食人的虫族,眼中
再无光彩,口器张开,一阵低频率的无声震动发出,约莫一刻钟,几位身穿不同
服饰的人族出现,其中包括唤星阁,天师山,甚至于还有一位赤裸着上身,体表
密密麻麻布满了鳞片的男子。

  「拜见十二君」

  几人都是拱手一拜,面色无不狂喜,仿佛是在说明此次的秘境之宝是他们的
囊中之物了。

  「调查清楚本次秘境的宝物是什么了吗?」

  被称为十二君的皮章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甩出这一句话后,才开始仔细感
受刚刚的自己的心境变化,自己刚刚的镰刀落下的时候,居然隐隐带有不敢置信
和痛苦的感觉,这几种快感来回交加让他欲罢不能,他缓缓低下头尝试着伸出自
己那又化为人族的舌头,而不是自己的口器,舔到手臂上的鲜血后,他灵魂都在
这一刻被扔进冰窟窿似的。

  手掌用力的抚摸着自己的面庞,那种想要破体而出的情绪像是毒药,让人如
此甘之如饴。

  「回禀大人,这次根据潜伏在各大宗门的虫兵传来的消息,据说是某个大能
传承下来的记忆,其中不乏包含了功法,和许多灵宝的炼制之法都在其中,据说
还有一件仿制的……无藏密宝」

  回过神的皮章终于还是将视线带了一点在几人身上,低声道「无藏密宝,仿
制品??这到是有趣。」心中略一思量后继续说道「在此期间,你们都不要暴露
身份,秘境开启是有时间顺序的,最后的秘宝也是需要时间的,莫要贸然暴露,
坏掉本君的大事!」

  皮章并没有说出什么狠话,只是深深地吸入一口空气,再缓缓吐出眼神变得
无神,似乎有些茫然。

  「谨遵君主之令!」

  几人将头颅埋的更加低了,没错这是天生的,下位虫兵是对上位虫君会有天
然的压效果,这也导致整个虫族空前的团结,更加没有背叛,因为他们都会天生
的按照等级顺序去执行上位者的命令,也不会有质疑,哪怕是命令是错的。

  「这尸体,在这放着也是放着,你们拿去解决掉莫要污了爷的眼睛。」

  说完带着浓浓丢失感,仿佛那刚刚被他杀掉的只是一株野花野草罢了,化为
一道遁光消失不见,只留下几人在感觉到对方气息消失后,这才有秩序的依次将
彭文的尸体吃掉,连一根骨头也没有落下。

  ……

  时间,一天以后,地点某个不知名的小平原附近,人物:胡影。望着天空中
的烈阳,还有自己本就不多的灵力,胡影真的想抽自己两下。

  依稀记得那日,本来四人正在度过黄沙所形成的结界,那里知道这结界还具
有传送的效果,保护罩本来也不大,当他渡过黄沙的时候,眼光被一点绿色吸引,
结果黄沙突然暴起将恰好停顿了一下的胡影裹了进去,他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呼
叫,来让苗门主救一下自己,就被卷入到其中。

  在这平原走了一日,倒不是他不想飞,以前做猎人的经验告诉自己,千万不
能太显眼否则会死的很快,而且贸然飞行不知道方向也很麻烦,也不知道这是不
是那位前辈大能做的袖中乾坤类型的秘术,自己走了一天居然不见尽头。

  正当他打算试试用天雷决,加快身形的速度的时候,对面居然飞来一个身穿
道袍的道士,似乎在躲避什么。

  胡影也下意识嗅了一下鼻子,一种汗水夹砸着腥味的味道传来,这味道很像
老虎但又有一种柴火燃烧的味道。暗道一声不妙后,正准备离开,没成想那道士
居然想跟着他离开的轨迹飞了过来。

  「祸水东引???」

  因为在这道士改变方向的时候,他已经看见不那三丈高的猛虎,浑身缠绕了
烈焰正以一个极为迅速速度追上来,怪不得胡影刚刚觉得那道士身上有被烧焦的
痕迹。

  胡影顿时火气就上来了,我在这赶路赶得好好地,你把祸水冲我这引,那我
也不会白白让你得逞!

  不在继续卖力逃跑,而是放慢速度转而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那道士心中一
喜欢,顿时像是有了出路一般,本来他是想取一株药草,结果没有注意到一旁早
就埋伏了一个堪比筑基后期的烈阳虎,仓促之下他也只能将随身的法宝祭出,结
果还是被点燃了衣袍。

  眼见不敌,他已经是脚底抹油跑路了,已经是慌不择路奔跑到现在,却是看
到一急匆匆赶路的修士,眉眼一动却是起了祸水东移的心思。

  眼见对方还想往其他方向跑,他也不得不提起体内不多的灵力,将速度拉到
最快,再拍打储物袋将带有刚刚那带有一株药草气息的野草丢在他身上,来借此
拜托危机。

  胡影心中冷笑,想要获利那就要有丢掉自己小命的觉悟,若是懵懵懂懂一头
雾水冲进来,说不得要为付出多大的风险。

  此刻的形象颇有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不过未到最后也说不清到底谁才
是黄雀,胡影约莫觉得差不多了,一个侧身翻滚到一片草地上,脸上也是一副困
兽犹斗的神色,还带着几分怒气。

  那道士以为胡影是要骂上几句话,他却也不想给对方这个机会,麻利将手中
的野草一丢,再迅速调转方向朝着胡影原本未改变的方向飞去。

  随即便是那道士的惨叫声传来,「啊!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

  那道士骨骼被食人种的藤蔓给缠绕的结结实实的,甚至在抽取他的血液,血
液消耗越快藤蔓越发粗大,给那藤蔓染上了一抹血色,使得本就让人工看上去不
舒服的藤蔓,变得更加渗人。

  而原本还装出一副要战斗的样子的胡影,已经是转身在继续跑了,至于老虎
已经是蹲下身子查看那一株野草了,并没有注意到在跑路的胡影。

  跑了许久后,胡影感觉到没有了人后,这才靠着一块大石头歇息起来。

  「嘿……呼呼,死道友不死贫道,这句话……呼看来应验了,不过刚刚也是
有些危险,那几株藤蔓倒是有点奇怪。」

  也是他刚刚经过那一片藤蔓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前面好像有什么
东西,眼睛看不见后,他拿神识扫描了几次,如此反复几次后,终于在最后感觉
到了几个活动的藤蔓。

  这把他惊讶的不轻,当即也是绕开了了这快要成精的东西,继续赶路没有多
久也就遇到了这不怀好意的道士,一番巧合的设计下,他也是见到了这修仙界的
无奈。

  庆幸的同时又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再次踏上路程,不知道是不是刚刚一直
方向找错了,这次他很快看见一片树林,看了看身后的平原和草地,终于坚定了
神色走了进去。

  又走了没有多久,树林都愈发高大了,在这里胡影终于看到了久违的湖泊,
丝毫不敢大意的他来回用神识扫描几次,这才上前,哪知道刚刚走近,湖水就变
化为手掌,将他吞了进去。

  在不断下潜的过程中,胡影不断的在利用灵力来挣脱这一切,每一次击打出
去的力量都如同泥牛入海般全部消失无影,尤其是他在看到湖底还有许多人也都
被束缚在此地,心中更是惊慌,只得将外呼吸转化为内息,再想做出什么的时候,
整个人困意袭来竟不知不觉晕眩了过去。

  湖底也再次化为平静,视线再次延伸整个湖底居然有一个年岁颇为久远的法
阵,正缓缓的转动,而那灵力的来源正是那些被束缚住的修士……

  感觉到鼻尖的触动,胡影也忍不住挠了挠鼻子,片刻后却依然得不到缓解,
还比刚刚更加努力的挠着自己的鼻子,他本就嗅觉灵敏,问出这是一股熟悉的旧
棉花味道,正锲而不舍的挠着自己。

  忍无可忍的他终于睁开眼睛,睁开眼睛直愣愣的盯着打扰自己睡觉的人,一
睁眼却是有些傻眼了,眼前之人不正是胡桃桃吗?是自己的娘亲。

  脑海中强烈的撕裂感一直在阻挠着他,像是想要阻止他回忆起来什么事情。

  「娘亲?怎么在这里??」

  「哟!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晚上一个劲的往我怀里面钻,说是这几天做了噩梦,
想和娘亲靠近些,是不是你啊?」

  胡桃桃正撑着脑袋,戏谑的看着自己的孩子,看着刚刚睡醒还有些懵的他,
居然颇为有趣。

  回过神的胡影奇怪的挠挠头,「我这是在家?可是刚刚……我不是在……」
想不明白的他只好又看向了自己的娘亲,忍不住抱了上去,小脑袋一个劲来回的
蹭着胡桃桃。

  「怎么了,不是一向娘亲想要抱抱你你都像是个小男子汉一般,不愿意做这
些吗?今天怎么改性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胡桃桃还是将他抱紧在怀中,以为他可能是做噩梦了,摸
着自己孩子柔软的小身体她也有些欣慰,自从这孩子学会跑了后,一直不愿意让
自己抱抱,一强行抱他,虽然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反抱着她,但是小嘴巴里还是会
嘟嘟囔囔的说。

  「我可是大孩子了,不能被娘亲经常抱了……村里其其他的小孩子,都不要
自己的娘亲抱了,怎么娘亲一天天的抱个没完。」

  为此胡桃桃还伤心了好久,以为自己的小孩不喜欢自己了,不过每天晚上睡
觉又会紧紧地抱住自己,生怕自己跑掉为此她也只好将他哄睡着后,再将白天没
有纺完的纱继续纺完。

  「好了,抱一会可以了,待会娘亲还有事情要做,你先自己去玩吧。」说完
便想将他取下来,结果试了几次还是没有取下来。

  「怎么了嘛,噩梦太可怕了吗?哦哦,不怕的,娘亲在这里哦!」

  觉得怀里面的小家伙有些异常,她也只好轻轻的拍打宽慰怀里面的小人儿。

  胡影现在感觉很奇怪,明明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好像忘记了,却又想不
起来,温热的触感更是让他不想再去回想这些东西,只想一味的躺在在狐桃桃的
怀中。

  似乎有什么东西忘记了,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意了只要他拥有眼前的这一
刻那就足够了。

  情况没有持续多久,见其不再闹腾了后又离不得她,只好把他的衣服穿好,
牵着胡影的小手来到纺车面前开始摇动着手中的纺车,这才去做自己的事情,想
着这次将新布扯了后先给这小子做一身衣服,最近这孩子长的太快了。

  胡影什么也没有做,只觉脑袋依旧昏昏沉沉,眼前的这一幕显得真实又虚假,
这小小的身躯似乎又那么的不合时宜。

  「娘亲以后会离开影儿吗?」

  胡影没头没脑的说了这句话,胡桃桃也有些奇怪,要知道这孩子一向都很听
话,就是有时候胆子有点太大了……

  「怎么突然问这个了,你这个小豆丁知不知道什么是离开啊?」

  停下手中的活,一脸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却发现他的小脸严肃异常。

  「当然不会啦,影儿在哪里娘亲就在哪里。」虽然觉得这可能是小孩子的胡
言乱语,胡桃桃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你在哪,我在那……」

  胡影反复咀嚼这这一句话,回忆似乎有碎片闪过,这一幕自己的娘亲好像对
自己说过,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就又被那一股撕裂感给压下去了。

  再次抬头,眼中已然是多了些童贞,心情似乎也开始高兴起来,也少了很多
烦恼。

  之后胡影像是来了劲似的,一个劲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娘亲为什么这
么漂亮嘞,比村子里面其他的婶子都漂亮。」

  「大概是娘亲经常做纺织,见不到太阳晒到罢了……」

  略微思考了一番后,胡桃桃才想出一个差不多的借口,手中的活也慢了下来。

  「那娘亲我是怎么来的啊?我听其他人说他们都是他们父母捡来的,我也是
捡来的吗?」

  胡影歪着头似乎在仔细想其中的关键,碍于年纪和那不大的脑瓜子,他也想
不出来什么。

  「对对对,你也是我在树下捡来的,满意么,我的小崽子怎么哪里来的奇奇
怪怪的问题。」

  「啊!真的吗?我也是捡来的吗?

  似乎是太直白了,小家伙的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了,只是强忍住没有掉下来
罢了。

  看着似乎是恢复了原有小孩子的样子的他,胡桃桃心中反而有一丝丝安心,
刚刚他睡醒的样子倒是真让她感觉到奇怪。

  停下手中的活,将胡影抱紧怀中,「害,娘亲骗你的,你是娘亲花了好大的
力气,然后十月怀胎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当时可疼死我了,然后这才有的你。」

  怕他不信害拿过他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小腹处让他仔细感受,「就在这里哦!
以前你就是住在这个小房子里面的。」

  「真的吗!」

  「真的」

  「那我还能回去吗???」

  「……」

  「娘亲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在想什么。」说完小手摸着胡桃桃的脑袋稍微
摇晃了一下。

  「娘亲在想,待会怎么打你的小屁股,你才不会叫的不那么大声!!!」

  「嗯?」

  胡影感觉到自己的娘亲神色不对,身边本来那母慈子孝的气氛也没有了,转
生欲跑,哪知道自己本来就在狐桃桃怀中,那里跑得掉。

  感觉到愈发收拢的手臂,胡影赶忙尝试唤醒刚刚消失的母爱。

  「不,不回去了,爱,唉,,爱娘……」

  最后几个字的还没有说完,他就已经被按在胡桃桃的膝盖上,扯下他的裤子,
扬起巴掌打了下去……

  ……

  湖泊之外,猫振其捏着下巴看着眼前这片湖泊,「根据族内的玉简描述,祖
先有留有一玄妙之物在此,只要打碎其中的阵法宝物自显,但是……已经有些不
自量力的人被禁锢在此地的阵法中了,陷进自己所理想的回忆中不好受吧,尤其
是是你几乎意识不到自己在回忆中,即使意识到了那也就完了。

  啧!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陷入其中,这倒是有些麻烦,若是要灯这些人被吸干
灵力而死倒也无妨,但是于我之后不好打破阵法……」

  猫振其思量半天终于想到一个法子,他可以先潜入到地地下,先击破一点破
绽,让那些没有沉醉于回忆很深的的人清醒,醒来的他们在阵法内会更好击破阵
法,到时候我再趁乱,进入地下的埋藏宝物的地方。

  确定好章程后,他也是谨慎的放出神识确认没有人后,又掏出一套阵法盘将
这个怪异的湖泊全部给围住,启动后原本的湖泊已经消失不见了,变成了一片片
郁郁葱葱的树林。

  掐动法决浑身已经是蒙上了一层土黄色的光彩,转眼之间已经是消失不见。

  ……

  沉浸在回忆中的胡影,恰恰遇到的是他人生中占据最主要色彩的回忆,陷入
其中的胡影连心智都有些退化了。

  当回忆进展到两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娘亲也终于怒火消散,又对自己和颜
悦色起来,虽然他已经保证以后不提这个事情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想到,要是
如果以后能够讨到娘亲这样的女人做老婆就好了。

  「我喜欢娘亲,以后能不能给我做我的妻子呀?」

  「傻小子,娘亲怎么可以做你的妻子,娘亲就是娘亲不会成为妻子的哦!」

  「哦……」

  两人对话结束的一瞬间,胡影整个人猛地突然一顿,眼中瞳孔猛地缩小被阵
法压制的回忆涌出,那个破旧的小山村,那一晚自己送给娘亲的金簪子,她也吻
了自己……一片片的回忆犹如细线再次缠绕进他的身体……

  「不,这句话我说过,也对娘亲说过,但是为什么……我为什……」

  汹涌的回忆无法压制心中的爱意,没错他想起来了,自己的娘亲已经不在了
……死在了那个自己没能阻止的那天。

  带着些许哭腔的他也终于再次想起这个事实,「没错,她不在了,不在了,
原来我一直是有对她抱有想法的……」

  此刻他也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是怀着真样一种感情来对待娘亲的。

  眼前的画面定格,不在有所流动他的身体也再次恢复为少年的样子,而不是
幼年颤抖着伸出手,抚摸着已经定格的娘亲。

  「我居然现在才发现,我对你的是爱意……是我一直没有看明白自己心,原
来早在潜意识中,我对你的亲情已经变化成为了爱意,可惜一切已经晚了……」

  回忆已经开始破碎,他知道自己快要离开这里了。

  眼中再无其他只留爱意,「再次能看见你的样子真好,我好想你,我才发现
自己真的很迟钝,若是我能再找一点意识到自己的情感,那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
果……

  「我爱你,娘亲!」

  画面终于破碎,幸好留存回忆中的她永远是那么漂亮。

  ……

  猫振其看着灵气已经外泄的阵法,趴在树上,依旧下意识清理着自己保留下
来的前肢毛发,笑道「赶快醒来吧,这样我才能把宝物给偷走,哈哈哈哈哈哈哈。

  湖泊的的水面开始晃动,法阵收到影响水面也开始下降,一直到湖底被包裹
的人形的茧出现,湖水才彻底消失,同一时间也有人陆陆续续醒来,也有人被吸
干了灵力化为干尸永远都留在了这里。

  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筑基后期的修士,有的怕此地还有诡异化作遁光飞走,也
有的收拾好同伴的尸骨,继续赶路的。

  待到所有人走光,竟然没有一人再去攻击此阵法核心,这倒是让猫振其颇为
不满。

  「md,老子就不该辛辛苦苦救你们,你们还不如死在里面,怎么连探索精神
都没有。」利爪不受控制的伸出,开始疯狂挠着藏身的树木。

  其实也怪不得这些人,活下来的人本就十不存一,此处诡异异常能赶紧跑活
下来比什么都重要,最主要的是前车之鉴可就在他们身边啊……

  等人都走光了猫振其才走上前查看,「咦怎么还有一个人?这小子倒是命大,
看上去应该也只是刚刚被吸入阵法没有多久。」

  看着还有些惊魂未定的的他,想了想也许这小子顺便能给自己打一打下手。

  「小子,想要得到点机缘吗?」

  猫振其尽量摆出一副前辈的样子,尽管他的目的不是那么单纯。

  胡影还未从刚刚的神游中回味完,就被对方打断,尽管他还有些不满,但是
看见对方那结丹的实力,又将嘴里的话语咽下去了。

  「前辈可有事情?」

  胡影可知道好端端的千万不要却得罪一个结丹,先看看他有什么事情吧,不
行的话再跑路,反正凭借着天雷的决的速度平常人也很难追上他。

  「看你受困于此处居然还没有逃走,心性不错,此处我观察还有一宝物,需
要你协助我将此阵法破坏,若成功我自然有灵石相送,若不成你且自行离开就行。」

  「多谢前辈好意,只是刚刚脱困,晚辈的灵力还没有完全复原,还亲前辈另
寻……」

  「小兄弟,莫要不识抬举,一举两得的事情为何还要推脱。」

  说道最后猫振其的周身的气质已经发生了变化,胡影能够隐隐约约闻到,那
似乎是猫捕获猎物的汗腺发出的味道,若自己不答应的话今日怕不能善了。

  「既然前辈如此抬爱,那么晚辈也不能再推辞了,须不知要在下做些什么?」

  猫振其点点头微笑道「简单,当我待会击破阵法的时候,你负责将那些小的
阵眼击破,而我负责将将主阵眼攻破也就行了,以你筑基中期的修为难度应该不
大。」

  说完转过身指了指几个阵眼所在的位置,并交代了一番注意的事项,然后这
才走到阵法中央,准备以灵力先激发阵法中的几个小阵眼。

  胡影不在有所停顿,掏出斩脉剑后盯着第一个被激发的阵眼,一道剑气已经
是挥动斩出,被攻击的阵法也有所反映,开启防御护罩,便是已经抵消了剑气大
部分伤害。

  胡影已经听猫振其讲过其中的要领,又是两道剑气劈砍而出,躲过阵眼所发
出的灵力冲击后,迅速接近阵眼挑飞阵眼的盖子,关键部位被破除,阵眼散发的
光芒也迅速暗淡下去。

  随即又如法炮制将其余几个阵眼的盖子也一一破除,这才退出阵法范围内,
准备看猫振其接下来要准备破处主要阵眼。

  猫振其忍不住暗暗赞叹「手段不错的小子,灵力浑厚、手法娴熟,就是看不
出是那一门派的,若是散修拉入到家族中也不错。」

  不多时主阵眼被激发后,与其他阵眼不同的是,主要的阵法柱子大了很多,
其刚刚胡影挑飞的盖子居然有七八个之多,甚至随着灵力的运转还在不停的移动。

  只见猫振其浑身黄色光芒闪动,双手长出利爪几个呼吸间已经凭借着身法速
度,将其中一个不停变化方位的盖子给挑飞。

  一个被破坏后其余的几个盖子变换的更加快了,胡影在一旁看的暗暗称奇,
不过猫振其速度也变得更加快,几个身影闪动已经是又连续挑飞几个盖子。

  不过又要挑飞盖子,又要注意躲避其中所喷出的灵力冲击,还是用了一些时
间的。

  直到剩下最后一个盖子的时候,胡影的眼睛已经没有办法以捕捉到他的身影
了,黄色光芒一闪,主阵眼连同盖子被一起斩断。

  此刻的猫振其手中拿了一把小巧的匕首,寒光逼人正是他的本命法宝了。

  虽然是法宝但是随着修士的不断温养,灵性也会大增更附和主人的心意,品
阶也是会不断提升的,眼下这法宝怕是有了灵宝之威了。

  猫振其吐出一口气后,才把本命法宝收回,脚下原本的主阵眼已经是有了可
以通过一人的洞口,可是他也不敢贸然下去,若是被其中暗处的机关伤害到……

  眼神搜寻着一旁的胡影,结果发现在自己刚刚全神贯注的时候这小子就已经
跑了,下一刻他就放出自己的神识,结果却发现这小子已经跑远了,若是自己现
在去追,那此地的宝物又该如何???

  「滑头的小子,倒是有几分魄力,手段也不错若是再遇到的话……」

  话语没有说完,眼中的凛冽却是怎么也遮盖不住的。

热门小说推荐